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

苑琼丹个人资料(香港演员苑琼丹个人资料)

苑琼丹个人资料(香港演员苑琼丹个人资料)

有人说,周星驰的电影少不了两位御用配角。

男是吴孟达(已故)。

女是苑琼丹。

在美女如云的演艺圈,甘当绿叶,“丑态百出”。

《唐伯虎点秋香》中,她是“石榴姐”。

搔首弄姿,风头一度盖过巩俐。

《九品芝麻官》里,她是“老鸨”。

霸道泼辣,和人对骂一口气不停歇。

时而怒目圆睁,时而巧舌如簧。

骂人语速如机关枪,令人难以招架。

她不美,甚至有些聒噪。

却如火锅料理。

有劲儿。

上头。

少一味都不行。

1982年,苑琼丹考入亚视。

年轻,容貌清丽可人。

苑琼丹被安排演一些小姐公主。

但在一众老戏骨中,苑琼丹演技并不纯熟。

她开始受到排挤。

同时被高层训斥。

“你会不会演戏?不会演戏走好吗?”

苑琼丹急于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她越说越急,如一颗颗锐利的子弹密集迸发。

高层受不了了。

“停,你能停一下吗?我不想再听。”

“不行,我还没说完,说完我才走。”

“你现在就给我走!”

因和高层吵架,苑琼丹被贴上“脾气爆”,“演技差”等标签。

她如一枚弃子。

从开始的女二号,彻底沦为路人甲。

无人问津。

得不到重用。

苑琼丹却和亚视死磕。

路人甲就路人甲。

你要赶我走,老娘我就不走。

但在以前,苑琼丹“是个很没主见的人。”

小时候,苑琼丹跟着大姐去外面吃饭。

大姐点叉烧饭,她也点;

大姐吃炒粉,她也吃。

惹得大姐发怒:“你能不能有自己的主见?”

因性格软弱,苑琼丹在学校也是被欺负的对象。

两个同学左右夹击,不停朝她吐口水。

口水飞溅到脸上,还伴着讽刺嘲笑。

压抑已久的苑琼丹终于爆发。

她推开同学,站起来指着鼻子骂他们。

骂完后,苑琼丹自己也懵了。

“自己是哪来的勇气?”

但感觉好爽。

因为欺负她的两个同学溜了。

那时起,苑琼丹决定做个硬脾气的人。

几年后,苑琼丹事业依旧毫无起色。

亚视打算不再续约。

苑琼丹误打误撞演了《十兄弟》里的“疤丫头”。

因角色讨喜,名气大增。

亚视高层觉得,这匹“烈马”也许还可以用。

那就再签约2年。

苑琼丹被叫到办公室。

高层“啪”地一下把合约飞到她面前。

“哪,人工费用不加也不减。你要签不签,不签就算了。”

这傲慢的态度换一般人,早走人了。

但苑琼丹却站着不动。

停顿几秒后,她还是签下这个“不平等条约”。

李静嘲笑她,“你好怂啊。”

苑琼丹笑了笑。

“我想法很简单,要走我自己走,不想让他们用合约‘要挟’我。”

苑琼丹依然得不到重用。

兜兜转转十年后,她跳槽到TVB。

还是被欺负。

一次苑琼丹拍完一场戏,赶着做下一场的造型。

造型师给她吹了个波波头。

苑琼丹一看,不对。

“这个发型不接戏。”

造型师火冒三丈。这么个小明星也敢质疑她?

当下把梳子甩在桌子上。

“接戏?什么叫接戏?要不你自己梳好了!”

化妆间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向她们投射而来。

苑琼丹强压怒火,拿起电吹风自己吹。

完后她走出化妆间,对化妆师说:

“以后你别来动我的头。”

苑琼丹成了只“刺猬”。

没人敢靠近她。更没有好角色轮到她。

怎么办?

她就跑到表演学校,免费帮学生演戏。

还到各个剧组毛遂自荐,提出“只要给我盒饭就好了。”

从路人甲沦为“无戏可拍”,苑琼丹全靠信念死撑。

直到导演王晶找到她。是个丑角——《九品芝麻官》里的老鸨。

苑琼丹接了。

片中,导演要求她和另一个“老鸨”对骂,即一口气要念完一个长镜头的台词。

难度很大。

周星驰看不下去,建议苑琼丹其他方式代替。

导演说:“苑仔,你能挺过这一关,才算是真正的演员。”

苑琼丹拼了。

一条通过。苑琼丹却整个人蹲在地上,因为紧张脸上滚烫。

在《唐伯虎点秋香》中,苑琼丹也是大放异彩。

她大胆设计妆容和造型,令“石榴姐”光彩夺目。

周星驰忍不住吐槽,“你要不要这么‘抢戏’啊。”

苑琼丹是幸运的。

九十年代香港电影蓬勃发展。

她依靠贵人周星驰和这股“电影风”,成为著名丑角。是继吴君如之后香港最搞笑的女艺人。

和周星驰合作多部电影后,苑琼丹提出不再合作。

一来,她觉得周星驰要求太高。

二是,她想参演电视剧。

苑琼丹重新规划着职业生涯。

没想到,爱情也悄然而至。

1995年,亚视斥巨资筹拍《僵尸道长》电视剧。

男主角是“老道长”,林正英。

上世纪八十年代,林正英就以“僵尸”系列红遍亚洲。

在圈内德高望重。

苑琼丹原本以为,这么大的咖位明星,应该会摆架子。

没想到,林正英和所有演员一样,兢兢业业。

他话少,心却细。

有次,一个道具师正在爬梯子布景。

一旁的林正英看到后, 立刻跑过去给他扶稳。

所有动作极其自然。

仿佛他就是片场的道具师。

这一幕被苑琼丹看到。

“我喜欢做事认真的人。”

她决定主动出击,追求林正英。

一晚收工,苑琼丹借口开车要送林正英回家。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林正英冷冷回绝道。

苑琼丹不死心。

第二次,她又提出要送林正英回家。

林正英再次拒绝。

苑琼丹又羞又恼,抱着林正英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这一咬,咬出了苑琼丹的心意。

也咬碎了林正英冰封的内心。

他何尝不喜欢真性情的苑琼丹。

可他深感不配!

离异,又带着两个孩子,凭什么拖累人家?

苑琼丹不一样。

她被前任劈腿过,也深知将来要和怎样的人在一起。

林正英,就是她的未来伴侣。

二人终于结束拉锯战,走在一起。

在《僵尸道长》里有一场他们的吻戏。

林正英从未拍过。

苑琼丹却主动抱着他的头,深深地吻了上去…..

吻戏完美。

他们的感情也正式开始。1996年,他们开始同居。

苑琼丹期待着能和爱人厮守到老,却不幸噩耗传来。

1997年,林正英被查出肝癌晚期。

媒体记者却如嗜血苍蝇般,闻讯赶来。

林正英身体虚弱,无法应对媒体。

苑琼丹经常片场——医院两头跑,也不能阻挡前来采访的记者。

再后来,苑琼丹干脆消失了。

一时间坊间流言四起。

传“二人已经分手”,“林正英抛弃苑琼丹”等等。

苑琼丹非常气愤,却无可奈何。

因为她必须尽快找到新房子,安顿林正英。

但林正英的身体状况,却逐渐恶化。

一日午后,苑琼丹在睡梦中,梦见自己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是林正英去世的消息。

苑琼丹猛地惊醒。

“我要不要去医院?”

但又怕自己的出现,吸引媒体,打扰林正英休息。

她思考再三,还是没去。

晚上,苑琼丹一家准备吃饭。

电话响起。

林正英,去世了。

失去挚爱,苑琼丹似乎一夜长大。

“很多事情都已注定,就算失去了,也不能怨天尤人。”

苑琼丹不知道,这不是她最后一次面对死亡。

2001年,苑琼丹经人介绍,认识了富商黄乃扬。

黄乃扬很喜欢苑琼丹,展开追求。

他爱看电影。常约苑琼丹一起看。

黄乃扬大苑琼丹10岁,成熟稳重,又不失浪漫。

很快打动苑琼丹的芳心。

2004年,他们在美国秘密结婚。

商场沉浮,争名夺利。

各式诱惑层出不穷。

围在黄乃扬身边的女性自然不少。

黄乃扬又生性浪漫。

终于,被苑琼丹发现,黄乃扬偷偷和其他女性外出。

暴脾气的苑琼丹怎么忍得了?

她拿起一个闹钟。

啪!

直接扔到黄乃扬的眼睛上。

黄乃扬的眼睛立刻黑了一圈。

“我要和你离婚!”

苑琼丹大叫道。

她打电话给律师朋友。

朋友立刻赶来。

“你搞什么呀?”

黄乃扬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看我。”

朋友瞬间明白了。

苑琼丹要求签订分居协议。

“签,今天你不签,我就在这里揍你!”

黄乃扬只能签下。

第二天,他又偷偷留到律师所,要求拿回分居协议。

“不行,不能给。”

苑琼丹铁了心要离。

“如果不是我妈妈,我可能早就离婚了。”

苑琼丹闹离婚的那几年,母亲因糖尿病中风,暂住在她家。

苑琼丹家在三楼,没有电梯,妈妈出行不便。

她想个换个房子,于是对黄乃扬提出两个条件:

1.把房子卖掉,换个更大的。

2.我跟妈妈同住,你搬出去。

黄乃扬二话不说,换了个大房子。

不仅换房,每周末还载着丈母娘喝茶,吃饭,逛街买菜。

老太太被哄得非常开心。

一天不坐黄乃扬的车子,就不高兴。

苑琼丹却没有原谅黄乃扬。

她总是盯着黄乃扬,问他去哪里。

要么把他叫到停车场,挑刺骂他一顿。

与此同时,TVB也走向没落。

同门竞争异常激烈。

几乎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苑琼丹选择再次“出走”。

她选择北上,开拓戏路。

临行前,妈妈执意要送苑琼丹。

“妈妈你别送了,多折腾,老黄会送的。”

黄乃扬把行李搬上车。

妈妈见此就没再坚持。

母女二人依依不舍告别。

不曾想,这是母女最后一次见面。

2010年,苑琼丹在内地拍戏。

开机第5天,苑琼丹接到家人电话:“苑仔,妈走了。”

在回程的飞机上,苑琼丹闭着眼。

脑海中突然浮现,妈妈做饭时的身影。

“苑仔,快回家吃饭。”

一睁眼,才惊觉,这些曾经的“理所当然”都消失了。

苑琼丹明白,一切都回不去了。

一下飞机,苑琼丹就看见黄乃扬远远走来。

他带着苑琼丹的小狗,哭得稀里哗啦。

苑琼丹一顿“训斥”:

“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回家后,苑琼丹走向妈妈的遗体,郑重道别。

妈妈八十多岁,面容和善,走得安详从容。

那一晚,苑琼丹一宿没睡。

黄乃扬安慰她,“没事,有我呢。”

苑琼丹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

这一生走来,苑琼丹经历过不公,嘲笑,痛失挚爱。

就连这段婚姻,她也随时作好离婚的准备。

但妈妈的离世,突然让她醒悟:

人孰能无过?要珍惜眼前人。

“如果不是老黄,照顾妈妈,打点一切,我又如何打拼?”

她对黄乃扬说,“过去的一切一笔勾销。”

在两性关系中,她不再紧绷,而是松弛。

给予彼此自尊和自由。

“我还是感恩上天,对我一切一切的安排。“

苑琼丹擦干泪。

迎着风,朝着阳光,大步走去。

恍惚间,似乎又听到了她爽朗的笑声。

风华绝代,万人惊艳的石榴姐,又回来了。

关于作者: louisduke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